-收入最高的电竞选手「电竞职业选手收入第一的美国为何被选手称为地狱」

收入最高的电竞选手「电竞职业选手收入第一的美国为何被选手称为地狱」

即便美国电竞产业的发展可以描述为“琼楼玉宇”,但是在行业合同的规范性上像是“狂野西部”,这足够为我们敲响警钟。

来源:华盛顿邮报

编译:二闹

图片:来自网络

上个月19日,海外游戏电竞媒体Game Haus发布了一篇名为《Esports Trends in Global Regions(全球电竞趋势)》的文章,内容中提到了这样一组数据:截至2021年底,美国拥有约19400名电竞职业选手,选手年度总收入约为1.691亿美元;中国拥有约4839名电竞职业选手,年度总收入约为1.283亿美元;韩国约拥有4169名职业选手,总收入约为1.005亿美元。以上三个国家为全球电竞选手收入前三甲。

这组数据当时引起了笔者的疑问,从职业选手从业规模来看,美国要比中韩两国高出4倍有余,但是在收入方面,前者与中韩两国并不成对应比例,如果按人均收入来算,美国电竞职业选手收入要远低于中韩两国选手,美国电竞行业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在这一疑问产生之后,3月4日,华盛顿邮报刊发了一篇名为《Inside ‘contract hell’: Esports players say predatory contracts run ‘rampant’(‘合同地狱’内部:电竞选手称霸王合同‘猖獗’)》的文章,本篇文章似乎恰好解答了上述疑问。

以下为华盛顿邮报文章编译内容:

来自美国的电竞职业选手Blase还清楚记得改变自己命运的那一年——2016年。当年,动视暴雪官宣将围绕自家游戏产品《守望先锋》组建一个特许经营电竞联盟。

对于Blase在内一票守望先锋玩家来说,暴雪的动作在当时就像一场美梦。他们幻想着,如果能够成为OWL中的一位职业选手,他们不仅能享受到官方提供的数百万美元奖金,甚至能成为像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的老板罗伯特·克拉夫特、洛杉矶红袜队老板斯坦·克伦克这样的体育产业大亨麾下的一员。

现年22岁的Blase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一开始,现实却是如他们预想的一般,随着OWL的建立,各类资本对守望先锋高玩求贤若渴,他的邮箱中迅速充斥了大量电竞队伍的报价信息。但幻境再美终是梦,在现在的Blase眼中,曾经的美梦背后,等待着他们的却是一个个“合同地狱”。

根据Blase的回忆,为他们抛来“橄榄枝”的并不都是守望先锋队伍,在邮箱内目不暇接的报价中,充斥着大量名不见经传的“电竞俱乐部”,这些俱乐部试图以低廉的合同薪资将这些有潜力成为职业选手的玩家与自己捆绑在一起,然后等着真正的OWL队伍来买人,这样他们就能以极小的成本来大赚一笔。

等待电竞梦少年们的“坑”还不止这些。为了蛊惑这些心智还不成熟的年轻人们上他们的贼船,那些俱乐部还特意为这些合同报价只设置几个小时的“到期时间”,以此来抓住年轻人们迫切想要成为电竞职业选手的心理,并且剥夺他们理性思考或者求助成年人的时间。

Blase也曾真正抵达过OWL的最高舞台,为伦敦喷火战斗机队效过力。在他看来,从2016年开始,这些隐藏于选手合同中的“诡计”从未消停过。

从Blase的叙述来看,正儿八经的OWL联盟俱乐部似乎更像是冤大头,在起初就被一些掌控优秀人才资源的野队坐地起价。但实际上,不少正规的电竞俱乐部也不是“好人”。华盛顿邮报在撰写本篇稿件的时候走访过十多位现任或前任职业选手以及他们的经纪人,在他们口中,充满陷阱的合同在如今的电竞行业中十分普及。更重要的是,许多受访者并不愿意公开自己的姓名,因为这样做会砸了自己的饭碗。

这些受访者披露,除了合同报价确认时间的陷阱以外,行业内大多数组织都拥有一份“霸王合同”模板,这份模板内容包含着30-40页的条款内容,其中包括类似队伍可以将选手随意交易,甚至交易至国外队伍,并且不需要选手本人同意的霸王条款。这些霸王合同中还出现了“包括赛事期间,选手可以随意被交易”的内容。同时,虽然部分职业选手会就一些与自身利益相关的条款内容与俱乐部进行谈判博弈,但是通常最终版合同都会赋予俱乐部单方面解除合同的权力,只要他们提前两周通知选手,并且向选手额外支付这两周的薪水。

还有其他内容,比如如果选手未能首发登场,那么俱乐部可以根据选手的替补场数来削减选手薪水。行业内有部分俱乐部便是通过将签约选手按在替补席来缩减自身薪资成本的。

因此,即便如今全球电竞产业的发展突飞猛进,美国也在这一领域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但是在合同的规范化发展上,这一市场仍处于“狂野西部”的状态。更遗憾的是,与美国国内成熟的职业体育联盟不同,在OWL等诸多电竞联盟中并不存在“球员工会”这样的选手权益组织,因此选手们也没有任何办法在各类霸王条款中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其实,美国国内大部分电竞联盟也都对维护选手利益作出了一些举措,比如动视暴雪旗下的守望先锋联赛和使命召唤联赛都对联盟俱乐部制定了选手最低薪资标准、健康保险、心理咨询服务等内容。但是,对于那些控制着选手住宿生活、训练以及薪资发放的俱乐部来说,这些举措对于解决霸王合同问题杯水车薪。

当华盛顿邮报就霸王合同问题向英雄联盟背后的厂商拳头游戏进行采访时,拳头游戏的相关发言人也对此不予置评。

电竞舞台之外:合同乱象“野蛮生长”

由于大部分联盟官方对俱乐部与选手之间的合作缺乏监管,不少俱乐部都在通过合同中的各类霸王条款对选手实施压榨。来自美国一家电竞人才机构和律师事务所的工作人员瑞恩·莫里森向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件案子。

“一位选手在凌晨两点被俱乐部人员叫醒,并被告知需要签署一份医生豁免书,”莫里森回忆道,“这位选手的手腕在长时间比赛中受伤了,遵循医嘱处于休息治疗阶段,但是俱乐部希望通过让他签署豁免书来获得上场比赛的机会,并威胁该选手如果不签署就解除合同。”

这样的案例在行业中并不罕见。25岁的Athena是电竞俱乐部Team Envy中的一位火箭联盟游戏主播,她向记者披露另一种俱乐部压榨选手的方法:通过经纪合同成为选手或者主播商业合作的独家代理,然后从他们广告、赞助合作的收入中抽取极高的百分比。

这样的案例在行业内就更多了,2020年,知名电竞组织Faze Clan就与堡垒之夜明星主播Tfue因为合同问题对簿公堂。双方的案件中披露,Faze曾从Tfue的商业合作中抽取高达80%的收入。

不管如何,这一现象导致电竞行业中俱乐部与选手、主播之间的合同内容十分畸形。要知道,在好莱坞中,经纪公司也仅能在客户收入中抽取10%,而在NFl这样的职业体育联盟中,经纪人角色从客户方获得的收入最多仅有3%。

Tfue和Faze的官司还引出了电竞行业的另一个问题:电竞俱乐部是否拥有“人才中介”职能?大家都知道,人才交易如今也是俱乐部营收的一部分,甚至在国内,已经有一些俱乐部专门从事此类工作。在美国一些州内,人才中介机构的运行必须获得立法机构颁发的许可。但事实上,大多数进行人才中介交易的电竞俱乐部并无此类许可。

更有甚者,对职业选手们聘请第三方经纪人“深恶痛绝”。ICON是美国一家电竞人才机构,隶属于电竞俱乐部TSM FTX的母公司。在撰写本篇时,ICON的经纪人向记者透露:行业内有不少俱乐部见不得类似ICON这样的第三方机构,当一些俱乐部与电竞选手签约时,都会努力阻止选手找第三方介入,或者将选手与第三方机构解约作为前置条件。

对于一些成熟的职业选手来说,他们自然不会向俱乐部这样的不平等要求妥协,但是对于更多初出茅庐的年轻选手来说,他们总能被这些俱乐部牵着鼻子走,因为来自电竞豪门的工作“可遇不可求”,这为更多俱乐部设置霸王条款带来了可乘之机。

再回到上文提到的第一个问题,一些俱乐部通过设置签约时间来将“魔爪”伸向未成年人。大多数俱乐部会在未经玩家父母同意的情况下在线上与未成年人接触,并通过设置签约时间这样的“高压手段”来让未成年人迅速签署合同。莫里森表示,这样的陷阱时至今日仍然很猖獗。

虽然已经有不少法律专家表示,法律如今已经认可将“较短的签署日期”作为“胁迫签订”的理由,从而令一些霸王合同无效化,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对于更多未成年人来说,即便他们能在签订“不平等条约”的之后一段时间中意识到自身利益受损,也并不会主动上升到法律层面寻求帮助,因为这很可能葬送了他们未来的整个电竞生涯。

相比“灰色”既得利益,更多人开始爱惜“羽毛”

值得庆幸的是,随着电竞行业的发展愈发成熟,并被更多外界行业、人群所关注,越来越多由于霸王合同引起的案件开始取得更显著的社会影响,在这一过程中,越来越多的“问题俱乐部”被曝光而出,导致俱乐部品牌一夜崩塌。这样的效果也开始倒逼更多俱乐部开始爱惜自己的“羽毛”,主动提升行业合同的规范性。

知名电竞组织Fnatic便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对行业合同规范性的关注与作出的努力。俱乐部法律总顾问安德鲁·库克表示,Fnatic始终在抵制行业内普遍存在的霸王合同问题,希望为自家选手营造一个积极健康的从业环境。

还有近期被GameSquare Esports 收购的 Complexity Gaming,后者的首席运营官凯勒·巴蒂斯塔向记者表示,俱乐部始终在实施各类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政策,例如与未成年选手签约以及之后的各类商业活动,俱乐部均“强制选手父母或监护人全程参与”,并且在日常活动中定期组织父母或监护人“开家长会”。

巴蒂斯塔表示:“不平等合同并不会为俱乐部与选手形成良好的关系,从长远来看,这无益于品牌价值的提升。”

随着这些组织与案例的出现,包括职业选手Blase、游戏主播Athena在内的诸多从业者都表示这是行业值得庆祝的“第一步”。当然,他们也都认为,选手公会将是根除霸王合同的关键所在。

“由选手组成的公会能够通过更有力量的声音来维护选手权益,为行业增值。”Blase说到,“这样的组织应该早就存在于电竞行业当中了,但是行业内大部分选手或是不知道它是什么,或是他们对于这样的行业乱象并不在乎。”

伯克利大学的法学教授菲克斯也对行业频出的法律纠纷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电子竞技行业现在仿佛像是80年前的MLB,经历着“剥削性合同”时代。在他看来,包括棒球在内,所有如今成熟的职业体育联盟,与“球员工会”的兼容度都非常出色,而在电竞行业中,选手仍然是行业产生价值的根本,向传统体育“抄书”在所难免。

结语

从全文来看,华盛顿邮报显然将矛头指向了美国电竞行业的合同乱象以及大量并不规范的俱乐部行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其他国家的电竞行业能够隔岸观火、置身事外。尤其是在国内,虽然霸王合同的现象并不像美国那样猖獗,但是过去仍然发生了不少合同纠纷案件,在这里笔者不再一一举例。

或许,解决问题的办法也并非只有组建选手公会这个唯一选项。从上文中我们不难发现,美国电竞行业的问题根源之一也在于联盟、赛事官方监管的缺失。那么作为前车之鉴,我们是否可以从行业上层角度来寻求解决或者预防问题的办法呢?例如在固定联盟中,官方是否可以为其中俱乐部推出统一的合同模板?是否能对俱乐部与选手之间的经纪合同进行有效监管?是否能够为俱乐部抽成比例进行强制限制,以保证选手权益?

这些举措对于联盟、赛事官方来说并非吃力不讨好。当行业内大量的“不平等条约”曝光而出,不仅会使俱乐部品牌崩塌,同时也向外界持续释放着“行业不规范”的信号,这必然会影响人才入行的积极性,为赛事以及背后整个行业挂上一系列负面标签,最终影响整个行业的形象与良性发展。

韩国电竞选手Ben结婚,还有哪些知名外国电竞选手在我国打比赛?

第一位金泰相,1996年12月30日出生于韩国,游戏ID: Doinb,韩国《英雄联盟》职业选手,2018赛季RW战队中单选手。

金泰相与传统保守发育型中单不一样,他往往可以在前期利用快速的支援和线上的压制能力,实现对对方中单或者打野选手的击杀,为团队建立优势。李汭灿():游戏ID:Scout,前SKT T1战队选手,2016年夏季赛加入EDG战队。

李汭灿非常热衷于选择沙漠皇帝、维克托之类的生存能力较高,发育能力较强,并能在后排提供稳定输出的英雄,他在进攻和支援方面的数据明显低于其他,但是发育能力和生存能力却不落下风。 李浩成(ID:Duke)2016年转会SKT T1战队,与队伍一起征战获得了S6总决赛冠军。然后以自由选手身份加入iG电子竞技俱乐部,担任iG.LOL分部新赛季上单选手。

Duke英雄池深厚,不论是坦克型上单还是进攻型上单,他都能熟练掌握。姜承録 ID:The thy,主打上单位置。昔日韩服第一锐雯。现IG战队上单选手,与Duke轮换。The thy反应迅速操作犀利。他不是CJ Frost的上单Shy,据说他是Shy的粉丝,所以才起了这个ID,据说他的锐雯光速QA连贯性极高。

Mayumi来做女主播了,海外电竞选手直播淘金有多难?

Mayumi来做女主播了,海外电竞选手直播淘金的确非常难。

Mayumi来中国做主播了,很多电竞粉对此表示相当欢迎。说起Mayumi,我想很多人都不会陌生,尤其是对于关注电竞的人,Mayumi曾是一位LOL职业选手,她的竞技状态和竞技成绩不怎么样,但是由于甜美的长相和傲人的身材,一度被冠以“巴西美女辅助”的称号,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一定数量的粉丝,尤其是在中国,很多人都被她的身材吸引。时至今日,Mayumi作为前电竞选手,她也开始来到中国淘金,事实上,我们也可以通过她的直播生活,看出海外电竞选手直播淘金的困境。对于海外电竞选手而言,他们退役之后大多会转入直播行业,但是很少有人真正赚到钱的。

Mayumi之所以出名,主要是因为其甜美的外形、性感的身材,以及外貌与国人接近(Mayumi是日本籍巴西人),更重要的是,原RNG战队的上单选手TianCi更在加入巴西INTZ战队之后,和Mayumi互动频繁,使得Mayumi在LPL赛区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算是相当高的。不过,让人没有想到的是,Mayumi在成名之后不久就与老东家闹得相当的不愉快,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值得一提的是,Mayumi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在俱乐部的作用不是上场打比赛,也不是跟其他的替补选手一起讨论战术,而是为战队做宣传,接受采访。说白了,Mayumi并未得到老东家重视,而是只是一个花瓶。

事实上,向Mayumi这样女选手,其实也不在少数,她们还是会受到一定的歧视的,她们在电竞行业也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Mayumi来到中国做主播之后,现在她的直播间关注量已经达到了70万,这对于一个新人主播而言,还是非常不容易的,可见粉丝们还是非常喜欢Mayumi的。不过,除了Mayumi之外,真正来到中国做主播的海外电竞选手其实并不多,除了语言不通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国内外电竞环境的差异。从全球市场上来看,Twitch、YouTube Gaming、Facebook Gaming等平台也给海外电竞选手们在退役后提供了足够的选择,而且这些平台并不会比国内的直播平台差。总而言之,像Mayumi这种人气的女主播都很难在国内打出一片天,更不用说其他电竞选手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